曹可凡談現實題材影視創作:做新時代的記錄者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時間:2018-04-02 08:57:37

紅色題材劇《愛人同志》播出后很受觀眾喜愛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廣播電視臺首席主持人曹可凡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提交了《關于鼓勵電視劇/節目積極呼應新時代的建議》。他指出,“近兩年各大電視臺陸續推出了不少以現實主義手法創作,呼應現實生活的電視劇和節目。但從質量和數量上看,此類作品依然不夠多,對新時代生活、精神的呼應還嫌不足,而且其中不乏濫竽充數的‘偽現實題材’。”他的建議受到媒體的廣泛關注,也得到業內人士的認同。本版特約請曹可凡撰文詳談他提出這個建議的原因和他的所思所想。

——編 者

以現實主義的敘述手法,深入人民的生活和情感,書寫能代表時代精神的故事,由于有這些優點,現實題材電視劇素來最能引發觀眾的共鳴。中國改革開放40年,有非常多值得濃墨重彩描繪的故事,只是有時候可能環境太過喧囂和嘈雜,我們沒有耐心去沉入生活當中去感受真善美,反而有可能變成“燈下黑”,忽略我們身邊的很多故事和人,反而沉醉在虛幻的想象當中,甚至閉門造車。我認為,一個真正好的電視劇作品,主創對生活要有真實感受。比如,我過去是學醫的,對醫院生活比較熟悉和了解,現在也出現了一些醫療行業劇,劇本身也很好看,但我總覺得有些隔靴搔癢,很多創作者雖然也曾去醫院采訪、體驗生活,但這些劇還是比較表面化,只羅列了一些事件,梳理了一些故事,從平面到平面地展現,沒有深入到生活本身。

我認為,好的作品不僅是采訪來的,而且是感受來的。莫言、陳忠實的小說能成為經典,都是對生活咀嚼之后再加上藝術反芻才創作出來的。陳忠實為什么想寫《白鹿原》?他親口跟我說,淺層次的考慮是因為他覺得還沒有寫出一個“可以放在棺材里邊墊腦袋”的作品,深層次的考慮是他覺得對生活的很多感受還沒有通過筆端淋漓盡致地流淌出來,他希望寫出一部書,承載他對生活、對他所熟悉的故鄉波瀾壯闊的社會歷史的全部感受。路遙寫《平凡的世界》也是這樣。這部小說的創作年代距今已經過去30多年,改編電視劇的時候,主創和資方也曾經猶疑過:30多年前黃土高坡上年輕人的生活,還能讓信息化時代的今天的城市年輕人產生心弦共振嗎?我們還會對那樣一段生活感興趣嗎?事實證明,很多先前的憂慮是多余的,同名電視劇依然撥動了當代年輕人的心弦。好作品能夠成為經典,就是因為它們能經受住歷史的考驗,能夠跨越時空。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就是他對他所處時代的感受,茅盾的作品也都是對那個時代的感受,今天評價一部作品優劣的標準也同樣應該如此。我并不反對寫歷史、玄幻、科幻,但是如果大家都去寫那些題材,沒有人關注當前火熱的生活,那就是今天的文化藝術創作的缺席。如果集體缺席、缺聲,就更可惜。好作品就是對當下歷史當下社會的強烈反映。

每一代人對他所處時代的文化的創造,都有職責。最近幾年,在有關部門的調控措施下,電視熒屏多了不少弘揚文化自信的好作品,比如《國家寶藏》《經典詠流傳》,專注對中華文化的溯源與傳播,把傳統文化用更新的方式與今天的年輕人相對接。我想,除了歷史,除了老祖宗留下的東西,當代的文化藝術,也就是我們這一代,還能給下一代創造什么東西呢?我近日看到老舍先生《參加郭沫若先生創作二十五周年紀念會感言》中有一句話是:“做一個現代的中國人,有多么不容易啊!五千年的歷史壓在你的背上,你須擔當得起使這歷史延續下去的責任。”我想,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肩上都有這樣一個壓力,就是我們要把這五千年的文化一代一代傳下去,我們每一代文化人要甘愿承受這樣的壓力。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中,古埃及、古巴比倫、古印度的文明都先后中斷了,只有中華文明五千年來沒有中斷過。我想,今天的我們對未來依然有傳承的責任感和使命感。現實中國就是當代中國人對未來所做的承諾,沒有對今天現實生活進行觀照的作品,我們這一段歷史實際上是缺失了,那將是中華文化之不幸。

中國歷史進入到一個新時代,習近平主席說,“每個人都是新時代的見證者、開創者、建設者”。作為一個文化工作者,我還想加一句:每一個文化藝術創作者,不僅是新時代的建設者、開創者、見證者,還是記錄者和創作者。我們有責任把這個時代的火熱生活反映到我們的作品中去。這就是我推崇關注現實題材作品的起由。

至于如何促進現實題材作品的創作和播出,我覺得可以參照去年主管部門的做法。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曾規定各家電視臺現實題材作品的播出量要占到50%,各家都能完成這個指標,但問題是,往往電視臺以情感都市劇代替現實題材作品。去年因為中共十九大召開,廣電總局出臺文件,列出紅色題材和現實題材推薦表,希望各家電視臺按照采購目錄,做適合各地電視臺特性和各地文化特性的劇目。我覺得這個措施很好,也應運而生了很多高收視好口碑的作品。比如在第23屆上海電視節獲白玉蘭獎“年度最佳中國電視劇獎”的《好家伙》,該劇因發行失利一度被積壓4年,但播出后依然經得住時間考驗,得到觀眾的認可、支持。還有毛衛寧導演的紅色題材劇《愛人同志》,曾在營銷發行時遭遇重重困難,但去年在央視播出后引發廣泛社會討論,超出大家的預料。我建議這樣的舉措要常態化,而且要制訂得更細,以鼓勵那些堅守現實題材紅色題材創作的人,不挫傷他們的創作積極性,防止人才浪費。

同時,建議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對視頻網站和電視臺要采取同樣的標準,網站做視頻劇應和電視臺同等對待,以免對主流媒體比如“中國之聲”的發聲造成挫傷。(苗 春采訪整理)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林更新與Angelababy節目互放狠話 對話逗趣
下一篇:"直播答題助手"走紅背后有哪些隱情 產業亟待監管

專題策劃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11选五开奖内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