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鄭州”如何變得更大?社科院專家:用繞城軌道把城市“串起來”

來源:大象新聞·東方今報時間:2019-11-05 10:08:04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從來都與他的城市同呼吸、共命運。近年來,鄭州因為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等多項機遇而得到長足發展,被賦予全省“龍頭”的重大使命。那么,在把“鄭龍頭”揚起來的進程中,如何充分發揮地緣優勢、產業優勢?如何在發展的進程中做到老有所醫、老有所養,讓城市在發展中兼具速度與溫度?

11月4日,鄭州市政府委托中國社會科學院鄭州市人民政府鄭州研究院公布了針對上述課題的研究成果。

為發展解決后顧之憂:長期護理保險&“嵌入式”養老

“大鄭州”近年來變得越來越大,人口增加帶來的醫療、養老壓力也不容忽視。作為中原城市群的核心城市,2018年,鄭州市的總人口已達1012萬人。如何“未雨綢繆”,讓城市發展在更加硬氣的同時更具溫度?

在11月4日的課題發布會上,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專家們分別帶來了新型居家養老模式和長期護理保險兩方面的建議。

長期護理保險:政府、社會買單

隨著家庭結構不斷縮小,基本上形成了兩個成年人撫養四個老年人的格局。一旦老年人生病住院或者得了慢性病,就會導致“一人失能,全家失衡”的局面。截止到2017年底,鄭州市60歲以上的戶籍老年人口117.7萬,占全市戶籍人口總數的15.6%。因此,在中國社會科學院鄭州市人民政府鄭州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看來,探索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以社會籌資形式購買專業的養護服務顯得尤為重要。

“鄭州是河南最具有經濟活力的城市,率先推行長期護理保險制度,不僅可以補齊公共服務這塊短板,而且會對周邊城市產生很大的帶動作用。”他表示,目前長期護理保險采取的社會保險模式,提供服務的社會化程度較高,鄭州市一旦建立該項制度,將迅速形成一個巨大的產業鏈,不僅可以有效地拉動就業,而且將為高質量推進國家中心城市建設提供強有力的經濟支撐。

建立長護險,是否會對現有醫保資金造成新的壓力?

“根據我們的測算,如果政府投入占一半籌資,政府只需拿出財政收入不到0.4%,加上個人少量籌資,就可實現近5萬長期失能人員的基本照護服務保障。可以說,這是一個多贏的解決方案。”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張盈華建議,鄭州應進一步探索建立政府補助和個人籌資相結合的長護險制度,做好中長期測算,根據人口年齡結構和各年齡失能發生率預測失能人口規模,在不增負、穩待遇的前提下,盡可能擴大覆蓋面,實現“全人群”覆蓋,應保盡保,一個不落。

“嵌入式”養老保險:讓養老不用出社區

針對常規養老服務,《鄭州市大健康產業發展研究》課題組則建議,鄭州應當探索“嵌入式”新型社區居家養老模式,重點開展面向失能失智和高齡老年人的照護服務,通過“互聯網 智慧養老”服務體系,建立綜合養老服務信息平臺,加快推動社區養老服務設施建設,重點發揮日間照料和居家養老支持兩類功能。

“目前,養老機構的床位普遍難以滿足需求。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不妨從身邊入手,通過完善社區養老服務設施實現就近養老,這樣既能盤活資源,同時也能更好兼顧老年人心理和情感需要,讓老人們足不出社區就可以獲得專業的養老服務。”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車偉表示。

建設交通樞紐 深層次融入全球產業鏈分工體系

解決了后顧之憂,鄭州如何更好實現高質量發展?

作為“火車拉來的城市”,交通堪稱鄭州最大的優勢。如何把優勢變成高質量發展的強勁動力?在不少專家學者看來,發展樞紐經濟是鄭州最好的選擇之一。

“發米字高鐵、航空港區、鄭州機場、多式聯運……還有哪里有鄭州交通資源這么豐富?”提起鄭州的交通區位優勢,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如數家珍。在他看來,分析城市發展壯大的原因,交通樞紐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35個國際大都市中有31個都是依靠交通樞紐進行發展的。

鄭州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黨組副書記嚴波則認為,鄭州擁有國家中心城市等多重國家戰略,“四條絲綢之路”不僅連通國內,更直通全球。隨著GDP超萬億、常住人口超千萬等體量優勢的形成,鄭州更應具備國際眼光,深層次融入全球產業鏈分工體系。

不過,雖然鄭州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但不少專家也坦言,首位度偏低、產業基礎薄弱、人才束縛等問題,目前仍然制約著鄭州經濟的發展。因此,中國社科院鄭州研究院課題組建議,應當遵循“大樞紐、大平臺、大產業、大城市、大開放”的思路,在區域上形成以鄭州為中心,洛陽、商丘為支撐,其他區域為節點的國際、全國、地區三級綜合交通樞紐的城市格局。城市內部通過鐵路、公路、高鐵、民航等全方位交通網絡的完善,打造一體化綜合交通樞紐。同時,拉大城市發展框架,以軌道密切城市之間的聯系,構建城市間協同發展的戰略布局,起到對交通樞紐建設的升華作用。

鄭州應對標打造區域性金融中心

如果說交通樞紐為鄭州融入全球全球產業鏈分工體系打下了發展基礎,那么,先進的金融體系毫無疑問是產業升級、城市發展成果升華的重要因素。

“除了河南和云南沒有出臺專項的十三五金融規劃,其他各省、各直轄市,甚至還有不少副省級城市都已經出臺了金融規劃。”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說,金融是現代市場經濟的標志,要建設國家中心城市,鄭州在金融中心的打造上一定不能“慢半拍”。

“2017年,鄭州金融業增加值為986億元,在九個國家中心城市中排名倒數第二,僅相當于廣州一半,北京、上海五分之一的水平。在金融產業集中度方面,鄭州僅為0.41,比不上同為新一線城市的成都和西安。因此,必須趕緊規劃、抓緊趕超。”他說。

鄭州建設區域性金融中心,應當如何“破題”?在何海峰等專家看來,“鄭商所”是一個必須抓住的優勢,有這么一個國家級的平臺,應當圍繞它做好文章。“上交所、深交所對兩地金融中心的形成,作用有目共睹,從這方面來說,鄭州手里也端著一個金飯碗。”

他建議,鄭州要加強期貨人才培養與智庫建設,打造全國重要的商品期貨交易與定價中心。除此以外,還應建立符合實體經濟需求和金融發展趨勢的現代金融服務體系,盡快建立包含多種金融工具的多元融資渠道。同時,加大力度開發與科技企業相適應的金融創新產品,構建豐富的科技金融生態體系。

大都市區如何發展?專家建議:用繞城軌道把城市“串起來”

建設國家中心城市,鄭州并不孤單,在鄭州大都市區的建設中,如何促進區域協同發展,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認為,近年來,鄭州在發展上取得很大進展,但在地區資源稟賦方面,與發達地區還有一定差距。而諸多國家戰略的加深,實際上是給鄭州提供了一個“機會窗口”。

“鄭州要抓住機遇,但不能學沿海,因為這一輪的機會窗口已經沒有幾十年,可能很快就結束了。因此在承接產業轉移時,應當與產業結構升級優化同時進行,這樣既能夠把當前優勢發揮出來,也做好未來的準備。”

中原發展研究院院長耿明齋則建議,在鄭州大都市區范圍內進一步完善交通體系的建設,促進區域協同發展。

“我覺得,可以以鄭州為中心,在鄭州外圍盡快規劃建設繞城鐵路,通過繞城軌道把市中心向外輻射的道路都對接起來,在外圍形成若干個交匯點,分流緩解市內交通壓力,進一步完善大鄭州都市區的資源配置。”他建議,以鄭州東站為中心,建立30公里為半徑的軌道交通圈。

筑巢引鳳,用高端智庫為城市發展助力。鄭州市政府副市長陳兆超表示,2017年,為助力鄭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中國社會科學院與鄭州市政府共同成立了繼上海后的第二家地方院,開啟了院地深度合作的新形式。事實證明,這樣的合作是卓有成效的。下一步,希望社科院的專家們能繼續建言獻策,為鄭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提供智力支撐。

責任編輯:FD31
上一篇:10日起,鄭州西四環孔河橋封閉斷行 繞行方案來了!
下一篇:黃軒穿紅黑格子衫化身臨時店長 為粉絲試衣引尖叫

信用中國

  • 信用信息
  •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
  • 網站文章

11选五开奖内蒙